原题目:有比名叫巴勃罗·聂鲁达更蠢的事吗

本文共1951个字,浏览须要5分钟

诺奖得主聂鲁达生日115周年特殊推送

巴勃罗·聂鲁达是二十世纪所有语种中最巨大的诗人。他书写任何事物都有巨大的诗篇,就似乎弥达斯王,凡他触摸的工具,城市酿成诗歌。

——加西亚·马尔克斯

/ 我能问谁我来人世

/ 是为了告竣何事?

那时我在智利,是个少年。我知道。有人用残酷的手腕捕获天鹅。

他们划着船慢慢接近,之后忽然加快。天鹅踉跄着试图腾飞,却因滑行间隔过短而掉败,被遇上的人活活击毙。

有人送我一只病笃的天鹅。我为它治伤,给它喂食,沉甸甸地抱在怀里带往河滨。但它老是用忧伤的眼睛看着远方。那天薄暮,它愈发宁静,陷进寻思。我把它抱起来,感到有一根塞子似的工具伸展开来,擦过我的脸。是天鹅耷拉下来的,修长柔嫩的脖颈。我于是知道了,天鹅逝世往时是不歌颂的。

父亲尚未回家,我独自爬上二楼,掀开写算数的簿本。

窗外,连绵的丛林遮天蔽日,暴雨如注。记忆将被暗中渐次吞噬。

为了抗衡逝世亡和遗忘,我开端写诗。

/ 现在我确已不再爱她

/ 但也许我仍爱着她

那时我在印度,是个交际官。我立志要深刻到东方的生涯和心灵中往,于是爱上了一位本地姑娘。

姑娘温顺热闹,却在相处的日昼夜夜后,终于患上了嫉妒的弊病。她仇恨我的信件和邮电,甚至对我呼吸的空气都警戒不已。

为了确保我的虔诚,姑娘用尽了方式。白日时她操办神秘的宗教典礼,而在夜里,我被闪光惊醒——她身穿白衣,挥动长刀,像鬼魂似的,在我的蚊帐外逡巡整晚。

“你一逝世,我就不消再担忧了。”她幽怨地说,却迟迟下不了决心。

在惴惴不安的等候里,我收到一份调往外埠的公函。我暗暗地做着预备,终于逮住机遇,扔下所有的行李,像日常平凡一样若无其事地离家后,回身逃上了开往远方的船。

听着汽笛叫响的我悲从中来。船还在波动,我已拿出纸笔,开写一篇悲剧长诗,献给还不知情、却永远掉往了我的姑娘。

在孟加拉湾的波浪里,我窥得了“爱”的一面。

我的目光搜寻着似乎要走向她。

我的心在找她,而她离我远往。

雷同的夜漂白着雷同的树。

旧日的我们已不复存在。

现在我确已不再爱她,但我曾经多爱她啊。

我的声音试着借风探触她的听觉。

别人的。她就将是别人的了。一如我曩昔的吻。

她的声音。她敞亮的身材。她深奥的眼睛。

现在我确已不再爱她。但也许我仍爱着她。

爱是这么短,遗忘是这么长。

*节选自《二十首情诗和一首尽看的歌》第20首

/ 在他们未将我遗忘之处

/ 哪一面旗号飞扬?

那时我在欧洲,是个运动家。我对着台下的伴侣,向那些欧洲作家和学生发问:

“你们懂得我那十分远远的故国吗?例如,我们应用的交通东西是什么?”

这些学识广博的人纷纭一本正经地答复:“年夜象。”

智利没有年夜象,也没有骆驼。这只是其令人不解的迷惑中的寥寥一角。智利的戈壁没有言语,它的缄默即是诉说。而我又能若何呢?作为荒山僻野居平易近选出的议员,作为从未穿过正装的工人的代表,我当然要为这一片广袤荒原奔走。

直到有一天,在洛塔煤矿深处,在灼热的骄阳下,一名男人从一条狭小的坑道上来,向我伸出粗拙的手,眼睛炯炯有神:“兄弟,我早就熟悉你了。”

他的脸因沉重的劳动脱形,手掌上的掌纹像是年夜草原的舆图。

于是我获得了我的声誉,和我的主要时刻。

/ 我忧伤的诗歌

/ 会用我的眼睛不雅看吗?

那时我在黑岛,是个作家。昔时的广播电台多次报道,在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中,我是最有可能获胜的人。

我做好了预备,在家里老旧的年夜门上挂了一把年夜挂锁。消息记者们簇拥而至,却迎头吃上了“闭门羹”。我看着他们像山君一样在墙外转来转往。

瑞典年夜使佳耦来探望我,带来一只装着酒和熟食的篮子。恰在这时,无线电中传来新闻,希腊的一位出色诗人获得了昔时的文学奖。记者们立即又吵嚷着走了。

年夜使那一篮子酒食,原来是为庆祝我获奖而预备的。但我们也并不悲伤,而是为希腊诗人塞菲里斯保重干杯。

年夜使和我彼此看着。他问:“我对塞菲里斯一点儿也不懂得。您能告知我他是谁吗?”

“我也不懂得他。”我坦白地说。这座石屋面临承平洋,澎湃的海潮冲击着荒漠的海岸。我曾连续数日地坐在这里,面临着写作。当整座岛上的人家都覆盖在冬夜里时,只有我的屋子亮着灯。

而此刻我终于可以安静一些了。我打开门,外面空无一人。

我慎重地从年夜门上摘下年夜锁。

/ 而为什么我决议迁移,

/ 假如我的骨头住在智利?

现在我老了。我已浪荡过世界,历颠末战斗,为工人活动奔忙呼号,获得了文学界的荣光。生涯的海潮仍在涌动,我将作为被提名的总统竞选候选人,再次回到国民中来。无数的大众将凑集在我旧居的海边,听我为这广袤的地盘演讲。他们会朗诵我的诗。

我又站在了故国的陌头。风吹过来,春天是不成抗拒的。

路旁的树枝已经抹上了绿意。我呼吸着这清爽的气味,贯串数年记忆里那冬天的痛楚、跨越年夜洲的波动、无尽的奋斗与掉落都变得含混了。

此次,曾经在远方时重复梦见的美妙季候终于在面前睁开。

“我的生涯丰盛多彩,这是诗人的生涯。”

*以上为改写,素材取自巴勃罗·聂鲁达回想录《我坦言我曾饱经风霜》

小题目引自聂鲁达诗集《疑问集》

●你最爱的诗句是什么?

点击图片可购置

《疑问集》

[智利] 巴勃罗·聂鲁达 著

陈黎 / 张芬龄

《疑问集》是诺奖得主、20世纪“最巨大的诗人”聂鲁达的一部微型佳构。很是简略、易读,由74首诗,316个没有给出答复的题目构成。聂鲁达将孩子对世界的好奇和成人睿智的阅历融为一体,向天然、汗青、黑甜乡、人生、人道进行最简练的质问,带我们进进他用直觉和纯洁的想象修建的国家,同时也陷进哲理性的思考。

版权阐明:

本文版权回新经典公司所有

图片来自收集/本期编纂:十七

接待转发伴侣圈,转载请在后台答复“转载”


义务编纂: